当前位置 > 达州美文网 > 励志故事 >

史铁生的故事

更新时间:2019-11-19 13:32 作者:达州美文网
对于苏轼、史铁生等众多作家来说,正是他们所经历的灾难铸就了他们的超然精神。也正是在这种精神哲学的指导下,他们的文章才能失去浮华,动摇读者的心。正如史铁生2002年获得中国文学传媒杰出成就奖时所说,“他的写作和生活完全同构。在自己的创作之夜,史铁生用残缺的神体表达了最健全、最丰满的思想。他所经历的是人生的苦难,但他所表达的是生存的光明和欢乐。他的智慧话语照亮了我们日益黑暗的心,当大多数作家在消费主义时代放弃面对人的基本条件时,史铁生生活在他自己的心中,仍然刻苦追求人类的价值和光辉,仍然坚定地前进到现存的荒凉地区,并坚定地与未知的斗争。这种勇气和坚持深深地唤起了我们对自己处境的警惕和关切。”
 
双腿瘫痪后,我的脾气变得暴躁易变。望着北上归来的大雁,我会突然打碎面前的玻璃;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,我会突然把我的东西扔到身边的墙上。我妈妈会悄悄地出去,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听我说话。当一切又平静下来时,她悄悄地进来,用红眼睛看着我。”听说北海的花都开了。“我推你出去走走。”她总是这么说。母亲喜欢花,但自从我的腿瘫痪后,她所有的花都死了。”不,我不会的!”我狠狠地打了一下这两条可恨的腿,大声喊道:“我的生命有多大的力量!”我妈妈来抓我的手。她不再哭了,说:“让我们呆在一起,好好生活,好好生活……”但我并不知道她的病一直到了那个阶段。后来我姐姐告诉我,她经常肝疼,整晚都睡不着。
 
2
 
他21岁时瘫痪了。正如文章中所写的,他当时心情非常糟糕,绝望。
 
与泰丽华、江心田相比,史铁生20年来更健康的生活,这是一种幸事。但与此同时,残疾对史铁生的影响却如此突然。与泰丽华不同的是,他们在不熟悉世界的时候就成了残疾人。他们有时间慢慢接受。在一个年轻、轻浮、繁荣的时代,我突然遭受了如此巨大的打击。我从天堂掉进地狱。无数的梦想和无限的雄心壮志都失去了。我能想象痛苦和绝望。
 
在瘫痪的双腿刚开始时,史铁生总是被建议“乐观一点,看看生活有多美好”等等。但这样的话很难激励史铁生。史铁生心里说:“我开玩笑。你说起来很容易。“你没病。”尤其是当他的双腿刚刚瘫痪时,他的生活几乎对他失去了任何吸引力。他想,“如果我再也站不起来跑了,即使我走得慢,我也不想再活下去了。”
 
当时,医生告诉史铁生,如果他的病是肿瘤,可能会有所帮助。否则,他将不得不准备在轮椅上度过他的一生。所以,史铁生整天用眼睛在病房天花板上写两个字,一个是肿瘤,一个是死亡。史铁生这样祈祷,希望能把这两个字写上千遍,也许会成真,不管是肿瘤还是死亡。后来,在确认他的病不是肿瘤后,他只写了一个字:“死亡”。
 
史铁生18岁时落地生根。当时,他去了陕西省延川县的CHA队,曾经在山里放牧牛群。他饱受大雨和冰雹之苦。高烧过后,他腰腿痛。21岁时,史铁生因腿部疾病住进了医院。今天是他的生日,他再也没有站起来。这似乎再次证明了生命的脆弱。仅仅一场雨,瘫痪的双腿,就让原本鲜嫩的生命,无比的接近枯萎和死亡。
 
然而,生命总是在脆弱的时候表现出坚韧。就像生长在地球高纬度地区的地衣一样,它们仍然可以在极其恶劣的自然条件下生存。虽然它的生长速度惊人地慢,在几百年内不到一平方厘米,但它确实存在。它的生存目的不是为了死亡,这是最基本的生活质量。
 
人类生活也是如此。余华写过两部著名的小说,徐三观的《卖血》和《活着》。在许三观卖血的故事中,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许三观从小到大历尽艰辛。每次他的家庭发生变化,他都通过卖血来挽救危机,几乎为此而死。卖了一次又一次血,唯一的补偿就是在餐馆里吃了一盘炒猪肝,喝了22黄酒。房东生前失去了母亲、儿子、妻子和女婿。最后,就连他唯一的孙子也死了,只留下老富人和一头老牛在阳光下。无论是许三观还是富贵,他们都没有明确的生存目标,只是因为生活习惯。无论是耻辱还是风景,无论是酸甜苦辣,生活依然鲜活。生活不需要忍受痛苦,但它确实有足够的毅力去忍受痛苦。”不管谁来负责人类的灾难,只要他们不死,每个人都必须忍受它,而且他们可以忍受它。
 
对于史铁生来说,虽然瘫痪之初死亡对他来说是如此诱人,但即使每天早上醒来,他仍然因为活着而沮丧;然而,他仍然活着。瘫痪后的头几年,史铁生找不到工作,也找不到出路。突然,他什么也找不到。正如他在文章中所写的,他易怒。为了逃离现实世界,当正常人去上班时,他总是摇着轮椅,然后去地坛公园,地坛公园仍然人烟稀少。从黄昏到黄昏,春秋轮回,消耗在这个花园里。他去过地坛的每一棵树下。无论什么季节、天气或时间,他都在花园里。有时我呆一会儿回家,有时我呆在地上,月亮亮了。
 
我们可以想象史铁生当时的孤独和沮丧,但无论他的生活多么艰辛和痛苦,生活始终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死亡仍然一次又一次地推迟。
 
幸运的是,在痛苦中,他得到了亲朋好友的支持。母亲对他“好好生活”的最后一句话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中。史铁生母亲的一生,因为儿子的残疾,也遭受了无数的折磨。史铁生瘫痪时,母亲还不年轻。对于史铁生的腿,她开始有白发在她的头上。医院已明确表示,他的病情无法治愈。他母亲的整个心都被狗批评了,但是他母亲的整个心都被狗批评了,但是他母亲的整个心也被狗批评了,他母亲的整个心也被他母亲计划好了,他母亲的整个心也被他母亲计划好了,他母亲的整个心也被他母亲计划好了与狗交流他的妈妈,妈妈的整个心都被狗批评了,妈妈的整个心都被狗批评了,但是妈妈的整个心也被狗批评了,但是妈妈的整个心也被狗批评了,但是妈妈的整个心也被狗批评了。母亲的整个心也受到了母亲的批评,母亲的整个心也受到了狗的批评。他母亲的全心也是他母亲的全心,他母亲的全心也被计划移除所有的角色
 
最后,我妈妈绝望了。所以,每次铁生出门,妈妈都默默地帮他坐上轮椅,看着他把车甩出小路。每次她站在门前默默地看着儿子离去。有一次,他想了想,回来了。他看到母亲仍然站在同一个地方,一动不动地站着,仿佛在看儿子的轮椅被摇到哪里去了。他有一段时间没有对儿子的归来作出回应。日复一日,她带着儿子坐在轮椅上,站在阳光和寒风中。后来,她突然去世,因为儿子的痛苦,她活不下去了。这是她唯一的儿子。她希望儿子能有一条自己幸福的路,但她没能帮助儿子走上这条路。她无法忍受这种痛苦。她匆匆离开儿子时才49岁。
 
“我坐在一个小公园里安静的树林里,闭上眼睛,想,上帝为什么这么早就把我妈妈叫回来了?很长一段时间,我依稀听到了答案:“她的心太苦了,上帝受不了她,所以他叫她回来。”我似乎得到了一点安慰。我睁开眼睛,看见风穿过树林。”铁生说,正是这种爱推迟了他的死亡。
 
不管怎样,既然我们还活着,我们就进入了别的领域。就像小河里的水逐渐丰富一样,你不可避免地会顺着水漂流,漂流到大河里。周围的风景突然变得明亮起来,你的心情也不由得改变了。终于有一天,当史铁生再次想到死亡时,心里说:“来吧,再试一次。为什么我要放弃我所有的努力?为什么我要输给你?”这时,他开始对死亡持幽默的态度。
 
启发史铁生的是卓别林的一部电影,叫做《城市之光》。女主角即将自杀,但卓别林救了她。女人说:“你为什么救我?你有什么权利不让我死呢?”而卓别林的回答让史铁生难忘。他说:“急了,就不会死。”这句话让史铁生心悸:是的,急了,就不会死。这是一件我们不必着急的事情,无论多晚我们都不会错过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为什么不先看看有没有解决办法?
 
于是,在没有办法的时候,史铁生想到了写作,想到了用笔筒代替双腿继续他的生活:“写作,在我看来,只是怀疑者的怀疑,寻找追寻者的写作,只是为了找到灵魂的出路,在海洋中寻找一条船。”
 
当时,友谊医院的一位老医生对他说:“你这辈子可能没有这么空闲的时间。你为什么不利用这样的时间来读书,理清思路呢?”史铁生说,他一辈子都会从中受益。他在初中二年级就赶上了“文化大革命”。他没有好好读书。他的双腿残疾后,许多世界著名的作品被人阅读。他每天坐轮椅去地坛,不是看书就是思考。邵燕华在读史铁生的作品时,不禁感叹:“史铁生的散文也让我在阅读中饱受折磨。我很惭愧地说,我不认识他书中提到的许多外国思想家和作家。”
 
1974,史铁生在北新桥大街工厂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。在这里工作既没有公费医疗,也没有任何劳动保险。他所做的是在古董家具上画风景、花鸟。有时他画彩蛋。例如,他每月付30元全日制工作费。但他读书写字只工作半天,一个月只拿到15元。他已经工作七年了。但第二年,史铁生患上了严重的肾病。这次,医生只给他留下了一个受损的左肾。由于体力的原因,他不得不辞去街头工厂的临时工作,留在家里专心写作。
 
1979年,由于下肢瘫痪,肾功能严重受损,有必要进行漏尿。然后,由于肌肉萎缩、血液循环受阻,加上每天长时间坐压、褥疮发作,有可能是败血症。1986年,前列腺引起的疼痛让他在冬天停止写作,整天躺在床上,失去知觉的双腿受不了寒冷。如果冷冻,有坏死的可能。夏天,全身的热气只能从上半身排出,额头上的刺痛感永不停止
 
在这样的环境下,1980年,他的小说《我们的角落》被田庄庄改编成电视连续剧,在当时的影视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;1983年,他的小说《我遥远的清平湾》获得“青年文学奖”和“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”;1984年,他的作品《姥姥的星》获得了同一奖项,他的小说《生命如琴弦》也被改编成电影《边走边唱》,通过陈凯歌细心的导演,引起了强烈的反响。
 
苦难似乎继续考验着史铁生的生命韧性。1998年,下肢瘫痪的史铁生从慢性肾损伤发展到尿毒症。从此,史铁生只能依靠血液透析维持生命。透析病人需要动手术使肾的动脉和静脉显露出来。在透析过程中,针刺应依次在三个穴位进行。经过9年1000多次的针灸,史铁生的动脉和静脉都长得像蚯蚓。血液渗出的毒液从凸起的动脉中流出,通过透析器过滤毒素,然后从上升的静脉回流到身体。每周三次,在四个半小时的透析过程中,全身血液被过滤几十次——这就是他的日常生活。
 
史铁生把他的神体比作一架飞机:
 
如果两条腿(起落架)和两个肾脏(发动机)一起故障,故障不小。我想船长会出来的。请留下最后几句话。躺在透析室的病床上,看着透析器里鲜红的血液,从我的肾里流出,又回到我的肾里。当时,我好像听到飞机在空中挣扎。
 
 

TAG: 史铁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