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> 达州美文网 > 名家散文 >

冰心散文集--无限之生的界线

更新时间:2019-12-04 15:35 作者:达州美文网

 
我独自坐在门廊上,凝视着窗外的房间。浅绿色的墙壁,赭色的地板,空荡荡的椅子和书桌,都被绿色覆盖下的灯光照亮了,只感到凄凉和无色。
 
这个房间是我和万茵住在一起的宿舍。在我们的业余时间,我们总是在这个房间里开玩笑。现在万茵走了,我一个人。
 
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,世界也不知道,她自己也不知道。然而,万茵已经死了。我看到她病了。我看见她的尸体埋在黄土里。但这身体能代表万茵吗!
 
房间里还是空荡荡的,空气依然沉闷,灯光依然惨淡的绿色。我只是坐在窗外,不悲伤,不害怕,似乎我已经麻木了,不能再走进房间了。
 
死亡,你是一个毁灭者,你是一个伟大的权威!既然世上有生物,你为什么要毁灭它们,限制它们呢?无论是国王、英雄,还是我一见到你,我就把他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你,服从你的权威。无论多么惊艳,华丽,硕果累累,或伟大,我都会联系你,但只留下一片黄土的“撅嘴”!
 
我想到这里,只觉得失望、沮丧,到了极点!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?伟大的意志有什么用?结果如何?归根结底,它不过是空虚。我不但空虚,万物也是空虚。
 
在漆黑的天空中,只有几颗闪烁的星星,不由得瑟瑟发抖。树叶和槭树在响。一股淡淡的槐花香味,飘到阑尾边。
 
我仰望天空,数星星,试图安慰自己。我想:你为什么为死者感到难过?为什么死了很难过?在生活的世界里,为国家、为社会、为幸福而努力,似乎是一项极其壮丽的事业。然而,造物主俯视着山顶,却像一只蚂蚁,努力地为同伴们搬运谷子。几下毛毛雨和一阵微风突然把他那小小的身体吹走了。他的计划结束了。我们已经像地球上的蚂蚁灰了。况且,我们在这万千星团和深空里,连小小的蚂蚁灰都不如!所以这一切似乎都只是昙花一现,抑制了理性。他们走的时候,一切都结束了!为什么?
 
想到这里,我的大脑似乎在膨胀,我的身体似乎在空中上升。
 
勉强下定决心环顾四周:——我还是坐在阑尾的边缘,楼外的风景,一模一样。原来我还没有走出这个世界,我的痛苦已是低头只有叹息。
 
一个衣裳的声音好像从树上落下来,然后一个微弱的声音叫道:“冰心,冰心!”是谁?”我问过?是万茵吗?”是的,“她说我尽量抬头看,透过微微的星光,仔细看,白色的衣服飘浮着,荡漾着,站在我面前,不是万字!然而,她的全身却显出一副庄重透彻的神情,似乎与之前的万茵有所不同。
 
我听了她这些话,心里很模糊,喜欢明白,喜欢不明白。
 
这时,她那双明亮的眼睛似乎看到了我的心结。他问:“在你出生之前,世界上有你吗?你死后,世界上还有你吗?”我现在不明白。过了一会儿,我突然灵光一闪。我心里感到明亮而清楚,高兴地说:“是的,是的,在我生命的前后,我仍然是。生与死只是无限生命的边界。”
 
她笑着说:“你看,我再问你一次,什么是无限的生命?”我说:“无限的生命是天国,是天堂。”她说:“这圣光之地是在你还活着之前发现的?或者在你死后?”我说:“既然我死前死后都在那里,天国和天堂,可以说现在也在那里。”
 
“为什么现在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地方?”她说我好像在说:“既然我们都与万物联合起来了,当我们完全联合起来的时候,我们将成为天国和天堂,但是现在……”她停下我的话,说:“这样,天国和天堂就不在世界之外了,不是吗?”我点点头。
 
停顿了一下,她说:“我是你,你是我,你和我是一切,一切都是空间:它不可分析,不可分析。那么,人与万物之间,人与空间之间的爱是昙花一现吗?是泡沫吗?那些英雄,帝王,以及战斗和战斗的事业都是虚空的。我们急于“完全一体化”的事业,也是徒劳的吗?
 
在造物主的眼中,那些想建立一个‘完全整合’的企业的人是否像小蚂蚁一样?”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有带着幸福信念的泪水,我用手指看着她。
 
她慢慢地举起手,她的火车在飞驰,她那双娇嫩的眼睛看着我,她说:“所有的爱和无限的结合都离不开生、死、人和事。不管怎样,它都无法抑制和摧毁他。继续,走“完全结合”之路
 
这时她慢慢地飘了起来,仿佛要在风中飞翔。我抓住她的拐角说:“我要去哪里?那条路在哪里?”她指着地平线
 
说,“你去见他。你看,亮光来了!”
 
柔软的衣服,从我脸上刷下来。慢慢睁开眼睛,只见地平线上,荡漾出千道光芒,一片清澈明亮,向我射击。我心里充满了幸福,还微微地跟她说:“光明来了!
 
 

TAG: 冰心